標準字 放大字
照顧者給病者的情書

你回家差不多一個月了,我們都很安心。但是,當晚的情形,仍歷歷在目。那天中午,你還談笑風生,健步如飛地與我們到茶樓午膳;怎知當晚你卻出事了。

你在醫院醒來後,變得口齒不清,半身癱瘓。此情此境,無論是你是我,也感到突然、徬徨,甚至恐慌,不知道你怎麼會變成這樣。留院個多月期間,我見到你身體逐漸康復,內心也稍為放心。你除了不畏艱辛堅持運動外,其中最令我欣慰的,還是你積極面對生命的態度。你說心情欠佳是病友普遍的反應,但你仍然堅持凡事往好處想,並改變令你心情低落的想法﹝俗稱『鑽牛角尖』﹞,因為你說想好的和想壞的也一樣照病下去,那想好的會對自己和別人更有好處。

當你發現自己的手腳已失去了以往的靈活,工作也丟掉了,甚至連大小二便也要人照顧時,你曾經因而變得煩躁、惱怒、甚至情緒低落。你說你連累了家人,又說自己沒有用了。當時我真的不知怎樣跟你說。老實說,你病了,家人當然也受到很大的影響,但是你不斷埋怨自己,只會加深你我的痛苦。幸好,你還願意跟我們訴訴苦,讓我們明白你的感受。

而且你還說你開始感到親情在這艱難的日子慢慢加深起來,這個病雖然帶給你很多壞處和不便,但你卻慢慢領悟到箇中的意義,也珍惜身邊的人和事了。我想,這就是你所說的『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塞翁得馬,焉知非禍』,凡是也有兩面,有壞的總也有好的吧。還有,你開始明白到,人不是有一份工作才算是有用的,而且人的價值也不是以你可以賺多少錢來計算的。

你說你以往也曾貢獻過社會和家庭,現在你只是踏進人生另一個階段罷了。就好像小孩階段就吃喝玩樂,成年階段就貢獻社會,生病或年長的階段時就接受社會的回報一樣。其實,在家裡你雖然要別人照顧,但你漸漸也開始照顧我們了。你會提醒我們遺忘了的事情,會關心我們的心情‧‧‧等,這些事是你以前少做的,但你現在卻做得很好啊。

最近,你也培養了一些興趣來打發時間,你愛上了看戲,時常叫我們租錄影帶給你看,我真為你高興。因為一個人呆在家中,人也會變得沒有神氣。而且,你還慢慢面對你的朋友,接受他們的探訪和慰問。你說起初你擔心他們不接受你,但是原來還有一些朋友是很關心你的,以往你只是沒有根據的想著負面的東西才拒絕他們的關心。甚至是街中歧視的眼光,你也不去理會了。你說別人歧視你是他們的錯,你不會為他們的錯而放棄你的生活。你真勇敢。

其實我在你身上,領悟到在面對逆境時,與其不甘於命運而嗟怨度日,倒不如珍惜目前仍然擁有的人和事。你最近還舉那中國體操運動員桑蘭作例子,你說她年紀輕輕,卻因為體操比賽意外而變得胸部以下癱瘓;但她仍然保持開朗的心情,堅強的態度,還到處出席社交活動。你說當你看到她身穿黃色羽絨服,頭戴紅色毛線帽,除夕夜在美國紐約時代廣場與當地市民一起倒數時間時,你說你領悟到,自己可以和別人一樣生活,就在乎自己怎樣看自己,和怎樣適應逆境罷了。這正是關鍵所在。

祝安好

愛你的

一位照顧者的心聲
哉絲

二零零零年初,大家姐病發入院。經過連串檢驗,證實是小腦長了如葡萄般大小的「先天性畸形血管瘤」,須動手術切除。手術成功,她給轉送麥理浩復康院接受職業及物理治療。為方便照顧,我們為她選擇了私家病房。她總共住院七星期,前期由新西蘭回港探病的四家姐負責,後期就由我來負責。住院期間,大家姐最初須以輪椅代步,我便每早推輪椅把她送到上課地點,待她下課後再把她送回房間。後來她拄手杖便可慢慢走路,我便陪伴在側,晚上就伴她繞院內的長廊練習。期間,我目睹各種復康運動的好處,大家姐由初期不會走路,洗澡需要別人協助,到後期可拄杖步行,自行沐浴更衣,時間雖不算太短,但效果十分顯著。這裡真的要感謝麥理浩復康院各位治療師的悉心照料。

大家姐離院回家,正是我全面照顧工作的開端。當時她還未完全康復,暫時不能上班,只能呆在家裡。她很有毅力,在家中把衣桌椅當作復康器材,勤奮練習,但這仍欠實戰經驗,她日後還要上街上班呢!於是,我主動提議陪她外出,讓她習慣外間的環境。中區的香港公園便成為我倆常去的地方,那裡空氣清新,人流疏落,是大病初癒人士的好去處。當然,我有時都會感到筋疲力竭,希望能在家中休息,或辦理一下私務,但一看到她冀盼的眼神,我便重新振作,不讓她失望。同時,看她一天天進步,步履穩健了,精神飽滿了,便感到過去的辛勞是萬分值得的。

手術後半年,她如常上班。初期我仍管接管送,後來她習慣了,便讓她獨自上班去。這些年來,她總愛在親友面前說:『若非哉絲對我無私的關愛,我也不會復原得那麼快!』如今,她已把腦病的陰影完全抹掉,還恪守自助助人的信念,為同路人獻出一分綿力。至此,我的任務該告一段落,我也該功成身退了。

義工心聲
Ada

當了慧進會醫院探訪的義工不知不覺將近一年了,每次的探訪也在星期天,使我份外覺得那週日比呆在家中充實。

在探訪的過程中,遇到了不同的病人及家屬,有樂觀正面、也有些很需要支持,他們每一個經歷也叫人印象深刻。

作為一位醫院探訪義工,不算什麼偉大,我沒可能為他們創下什麼奇蹟,也沒法為他們醫治身體的病,但或許可以分享他們內心的想法、感覺和心聲,『聆聽』提供他們表達的機會,『關心』給予他們不被孤立的溫暖,也許現階段未能以言語表達,但他們一個表情、一個點頭、一個眼神已給我這個探訪者無窮的回應。

在探訪中,我覺得最具說服力的是探訪者也曾是過來人,互相分享大家克服艱苦過程的經驗,有些病人對前景很絕望、很憂心,有些家屬也有同樣的焦慮,確是十分需要其他人的安慰和支持,真不可小看這些過來人的力量。
>
朋友們、若果你也希望分享你的同路人經驗,給正在戰鬥中的病人/家屬一些鼓勵支持,我期待著未來會在我們的探訪行列中遇到你!

照顧者的心聲

黃汝材

我是新健社的成員,更是一個太太中了風的照顧者。希望各位能分享我的經歷,對你們有所幫助,就是本文的目的。

太太在三年前中風,當時我還需上班,無人去照顧她。生活節拍為之大亂,腦袋一片空白,有點無助的感覺。太太情緒極不穩定,我想她是比一般中風患者更甚。不知是否上天有意捉弄,中風病情稍為穩定,她的各種其他病症卻接踵而來:例如腸胃炎(要清洗大腸,令血壓上昇到二佰四十度)、碎尿管石、割膽石和割盲腸(卻不幸傷口發炎,每天都要到醫院清洗傷口,為期二個多月。)

因缺乏照顧中風者的經驗,日常生活照顧極之困難。太太左邊癱瘓,走不動、坐不穩、說話不清楚和飲食困難。晚上我自己小心照顧她,日間要上班,只好請護士來照顧,可謂求助無門!

後來在醫院等地方,學會各種處理常識,例如在家裡安裝扶手、做足安全措施、購備輪椅和簡單運動器材(如健康單車、平衡板、健康球、沙包、油壓機和拉繩等)。除做物理治療之外,每天在家練習基本運動,並向她多作鼓勵。每做一個動作時,都對她說:「今天比昨天進步啊!」又對她說:「每人都有過去,要接受現實,面對將來,更要有自信,一定會好的!」幸好太太勤力、且自信心強,才有今天的進展。

當時壓力極之大,內心有如做小丑,笑中有淚。經過以上的經歷,體會到人生不幸之事十常八九,幸運之神不會常伴左右,只好接受一切,希望太太盡快復原。從生活中吸取減壓的方法,例如在物理治療中心,看到同道中人的生活感受。朋友交談中,聽到稱讚太太的進步,自己也有一份成功感。幸而參加了新健社的活動,吸取許多患者及家屬的經歷與心聲,更得到新健社各成員開解,尤其是港島區區長鄭周少嫻女士時加提醒。

最後希望患者及照顧者,能多諒解對方,互相鼓勵及讚賞,一同迎接美好明天!

更祝健康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