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友心facebook专页
  • 铁人~袁少林


    袁少林,一位不折不扣的“铁人”,他由患病至今加入脑科病人组织慧进会,投入程度令人佩服。让我们了解多一点这位“铁汉”的心路历程。

    出事的一刻

    “1994年5月某日,自己早上替伙记工作,就出了事。自己从高处堕下伤及脑部,一入医院就动了一整天手术...”袁少林回想当年出事的情况。“一醒来就发现自己出事了。不停的晕及呕,呕的频率及程度是常人不能接受的。自己也发现原来伤了小脑部份,影响了行动力、说话、视力、记忆力及听觉。因为自己晕及呕的情况影响,令我不能进食,高大的我最高峰瘦至只得92磅!难以相信吧。那时常被医院的姑娘叫我做伯伯呢!心中都有点不好受。

    永不放弃

    “另外,因为晕的关系,我没有受过任何物理治疗及职业治疗的训练,就 像被‘放弃’般出院回家。前后只有一个半月。”袁少林带点不满的道:“我当时有点气愤呢!但却没有心情投诉什么的,回家去就是了。”

    现时袁少林的复康情况有很大进步:步行自如,但带点不平衡;听觉仍有影响,但说话及书写很到家,根本不会发觉他曾有患病。但是“晕”及“痛”,却成为他生活的一部份。

    自强不息

    “我病后根本没有放弃自己,我用录音机训练自己的说话及组织能力,经常又会写文章,训练自己的书法及认字能力。有遇上不明白的字,就会看报纸找找,是十分奏效的。”袁少林道出了他不同的训练方法。“由于自己没有得到物理治疗等安排,我只用自己方法训练。当时家住太子,每天我都会坐在一个小公园里,拿起了训练手力的重力球,自己训练回手力,每天如 是。我又会拿着四脚架,慢慢地由太子步行至佐敦的九龙公园,再回太子。佐敦附近的海味店职员都认得出我呢...总结一句,我不怕被人望、被人笑,我不可以认输的!”事实他当然没有输,还赚取了很多心灵上的报酬。

    犹如大家庭的慧进会

    “加入慧进会,是我病后的转捩点。”袁少林对慧进会的一份深厚的感情,原因何在呢?“当时有一位朋友介绍 我入会,自己不知道这些是什么会,但第一、二次参与活动就令我十分感动。当时外出,天下著毛毛细雨,我行动不便,却有一位执委给我撑伞子。他也是病友,行动也不便,但却能无条件地照顾我,实在感动了我。”在这种情况下,他 认为自己都可以像执委一样,服务其他会友。“我要证明自己是有用的,我不会放弃自己,正如在一次宿营活动中我曾经说过:‘人必自侮而后人侮之’我们不可以将自己看低,不然就会输。反而自强的话,你不会被社会忽视 ,活下来就有价值;有付出,就可以有报酬。在病人组织中,你会得到很多心灵上的报酬。”就是这样,袁少林在94年底加入慧进会执委行列,一直服务至今,从没间 断。他为的,只是希望让更多会友得到快乐。

    未来期望

    服务至今多年,慧进会也步入前所未有的新发展。袁少林成为主席,努力开拓不同的互助小组及探访工作,让会内会外的脑部受损病友受惠。他现在最期望是什么?“我希望在不同的会务范 畴上,能更上一层楼。我期望能调动更多有心会员,一同参与自助互助的运动。在会中,我只是一个兵,组织需要大家一同承担,一同负责。”期望他的愿望成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