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友心facebook專頁
  • 絕望、回轉 – 藍長楠


    絕望、回轉 – 藍長楠﹝藍長楠口述湯保歸筆錄﹞

     

    1997年12月30日是我「牛一」。那天沿著吐露港邊漫無目的地散步,傷感自己近卅歲,沒有工作,一事無成。中風四年了,似乎一切都進展極慢,甚至連說話也不能,又沒有朋友,生活得很孤苦,實在感到無人生樂趣!心想不如趁自己生日跳海,免得家人兩次拜祭吧!於是行到舊水警總部附近時,把手叉也扔掉,望海中一跳。很奇怪,當時突然有一隻手拉著我,但睜開眼睛,卻看不見任何人,水不斷湧入口和鼻中,結果不知怎的,漸漸失了知覺。

    清醒過來時,人卻在沙田威爾斯醫院的深切治療部。醫院的醫療社工李姑娘來輔導我,問起我的情況,忍不住把中風經過一五一十道出。我自幼在潮州澄海長大,後來移居香港,因為讀書不成,在讀完中二後,遂出來社會做事,曾從事運輸及酒樓等。

    一九九三年約七月,我廿五歲,在酒樓工作。一日和一位同事帶了全副身家約港幣三萬元,一齊去澳門博彩。幸運之神臨到我,賭百家樂,一直贏錢,到手上積聚將近一百萬元,便再投注廿多萬入彩池。可能身心太興奮和刺激,不及開彩左腦竟然爆了血管,人迅即昏迷了。

    隔十五天後才甦醒過來,看見同事還在身邊,但迷迷糊糊的又見同事離開了。我當時不能說話,右邊身又癱瘓,也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事,還以為身在澳門鏡湖醫院。後來從醫生及護士言談中,方知道自己由同事送進山頂醫院。幸好同事是老實人,把我贏的八十五萬元留在醫院來醫治我,並一直到澳門來探望我。半年內在山頂醫院做物理治療,靠「站立機」幫助訓練站立。講話哩哩囉囉不清楚,半年後才開始學講單字,如:“媽媽”。

    我的同事大約十餘天來探望我一次,但半年後卻沒有再出現了。曾工作過的酒樓如今又關了門,未能以行動軀體,一見曾在我生死邊緣相助的同事,實在非常遺憾。經過七個月後,可能有神的幫助。因無人探望,自己卻嘗試拼命回憶,竟然記得在香港母親的電話。於是請醫院姑娘致電去香港,幸好是媽媽親自接電話。姑娘告訴她藍長楠中風住進澳門的山頂醫院,希望她馬上來會面。母親嚇得一跳,匆匆忙忙趕跑來澳門。起初時還未知我的實際情況,一入病房便大聲嚷道:“叫你不要過澳門賭博又不聽!”忽然見兒子不能說話,右手、右腳動彈不得,只能含著一泡眼淚望著媽媽,才知道病情的嚴重。

    我當時還有少許金錢在山頂醫院,所以多住三個月後,才由母親護送回港。屈指一算,在山頂醫院住了一年多了。在香港家住在大埔,所以進入沙田威爾斯醫院做物理治療。,但二年來毫無進展,故一時想不開,才出此下策去跳海自盡。

    社工李姑娘聽我的自白後,她安慰我,並盡所能幫助我。例如協助申請綜緩,解決我的經濟問題;介紹我了解社區復康網絡,並且加入新健社,使我認識很多知心朋友,間接幫助我平常練習講話,使我進步十分快;也學習去關心組員,多參加活動,生活變得有活力和開朗;李姑娘又介紹我去官塘職業康復中心,石硤尾職業中心多作嘗試。由於活動多了,不論講話、行動都大有進步,現在基本上可以持手杖行動和照顧自己了。

    講到信耶穌的經過也是十分奇妙。一九九八年十月的某一星期日,社區復康網絡組織遊大嶼山並作大佛遊。那天本來在九龍城碼頭集合,卻搭錯車巴士去了大角咀,又沒有帶同朋友的電話,只好坐車返回大埔。下車後應該步行半小時便到家,可是,不知怎麼樣竟然又行錯路,行到富亨村浸信會,便順其自然地入去坐在後排椅上。牧師講的道理,叫人聽了很舒服,內心很平靜。以前也有人到我面前講耶穌,我當耳邊風,聽不入耳。今次卻感到很寧靜,想起自殺時有隻手扶助我,好像是耶穌的手扶持,很感動。

    禮拜完了,匆匆忙忙想走,有弟兄過來傾談,我有點害羞,不知講什麼,只作禮貌的回答便離去。第二個禮拜天,自自然然地行去參加主日崇拜。第三個禮拜天也如是,在第三個禮拜天時,我決志相信主耶穌基督,將我的人生主權交給祂,接受祂作我的救主。後來在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廿五日,受浸成為基督徒。感謝主!讚美主﹗主的愛竟臨到我。以前看家中不順眼的地方,如今覺得一切美好得多。很喜歡返教會,教會就好像是我的家。現在我經常協助教會派單張;參加崇拜、主日學及祈禱聚會,星期六參加團契,星期四、五回教會幫忙小事或傾談。我現在有新健社和教會生活,感到豐盛和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