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友心facebook专页
  • 绝望、回转 – 蓝长楠


    绝望、回转 – 蓝长楠﹝蓝长楠口述汤保归笔录﹞

     

    1997年12月30日是我“牛一”。那天沿着吐露港边漫无目的地散步,伤感自己近卅岁,没有工作,一事无成。中风四年了,似乎一切都进展极慢,甚至连说话也不能,又没有朋友,生活得很孤苦,实在感到无人生乐趣!心想不如趁自己生日跳海,免得家人两次拜祭吧!于是行到旧水警总部附近时,把手叉也扔掉,望海中一跳。很奇怪,当时突然有一只手拉着我,但睁开眼睛,却看不见任何人,水不断涌入口和鼻中,结果不知怎的,渐渐失了知觉。

    清醒过来时,人却在沙田威尔斯医院的深切治疗部。医院的医疗社工李姑娘来辅导我,问起我的情况,忍不住把中风经过一五一十道出。我自幼在潮州澄海长大,后来移居香港,因为读书不成,在读完中二后,遂出来社会做事,曾从事运输及酒楼等。

    一九九三年约七月,我廿五岁,在酒楼工作。一日和一位同事带了全副身家约港币三万元,一齐去澳门博彩。幸运之神临到我,赌百家乐,一直赢钱,到手上积聚将近一百万元,便再投注廿多万入彩池。可能身心太兴奋和刺激,不及开彩左脑竟然爆了血管,人迅即昏迷了。

    隔十五天后才苏醒过来,看见同事还在身边,但迷迷糊糊的又见同事离开了。我当时不能说话,右边身又瘫痪,也不知道自己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身在澳门镜湖医院。后来从医生及护士言谈中,方知道自己由同事送进山顶医院。幸好同事是老实人,把我赢的八十五万元留在医院来医治我,并一直到澳门来探望我。半年内在山顶医院做物理治疗,靠“站立机”帮助训练站立。讲话哩哩囉囉不清楚,半年后才开始学讲单字,如:“妈妈”。

    我的同事大约十余天来探望我一次,但半年后却没有再出现了。曾工作过的酒楼如今又关了门,未能以行动躯体,一见曾在我生死边缘相助的同事,实在非常遗憾。经过七个月后,可能有神的帮助。因无人探望,自己却尝试拼命回忆,竟然记得在香港母亲的电话。于是请医院姑娘致电去香港,幸好是妈妈亲自接电话。姑娘告诉她蓝长楠中风住进澳门的山顶医院,希望她马上来会面。母亲吓得一跳,匆匆忙忙赶跑来澳门。起初时还未知我的实际情况,一入病房便大声嚷道:“叫你不要过澳门赌博又不听!”忽然见儿子不能说话,右手、右脚动弹不得,只能含着一泡眼泪望着妈妈,才知道病情的严重。

    我当时还有少许金钱在山顶医院,所以多住三个月后,才由母亲护送回港。屈指一算,在山顶医院住了一年多了。在香港家住在大埔,所以进入沙田威尔斯医院做物理治疗。,但二年来毫无进展,故一时想不开,才出此下策去跳海自尽。

    社工李姑娘听我的自白后,她安慰我,并尽所能帮助我。例如协助申请综缓,解决我的经济问题;介绍我了解社区复康网络,并且加入新健社,使我认识很多知心朋友,间接帮助我平常练习讲话,使我进步十分快;也学习去关心组员,多参加活动,生活变得有活力和开朗;李姑娘又介绍我去官塘职业康复中心,石硖尾职业中心多作尝试。由于活动多了,不论讲话、行动都大有进步,现在基本上可以持手杖行动和照顾自己了。

    讲到信耶稣的经过也是十分奇妙。一九九八年十月的某一星期日,社区复康网络组织游大屿山并作大佛游。那天本来在九龙城码头集合,却搭错车巴士去了大角咀,又没有带同朋友的电话,只好坐车返回大埔。下车后应该步行半小时便到家,可是,不知怎么样竟然又行错路,行到富亨村浸信会,便顺其自然地入去坐在后排椅上。牧师讲的道理,叫人听了很舒服,内心很平静。以前也有人到我面前讲耶稣,我当耳边风,听不入耳。今次却感到很宁静,想起自杀时有只手扶助我,好像是耶稣的手扶持,很感动。

    礼拜完了,匆匆忙忙想走,有弟兄过来倾谈,我有点害羞,不知讲什么,只作礼貌的回答便离去。第二个礼拜天,自自然然地行去参加主日崇拜。第三个礼拜天也如是,在第三个礼拜天时,我决志相信主耶稣基督,将我的人生主权交给祂,接受祂作我的救主。后来在一九九八年十二月廿五日,受浸成为基督徒。感谢主!赞美主﹗主的爱竟临到我。以前看家中不顺眼的地方,如今觉得一切美好得多。很喜欢返教会,教会就好像是我的家。现在我经常协助教会派单张;参加崇拜、主日学及祈祷聚会,星期六参加团契,星期四、五回教会帮忙小事或倾谈。我现在有新健社和教会生活,感到丰盛和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