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友心facebook專頁
  • 同路人 – 潘國範康復之路

    同路人 – 潘國範康復之路


    如果你沒有經歷中風,如果你沒有經過與許多中風患者一同生活,康復後更一同策劃中風者的活動,你會對“同路人”這名詞感受會不太深刻。在中風住院期間,第一來探望我的竟是一個牧師。

    他是屯門醫院的院收,也是一位傷殘者。他以“同路人”的身份鼓勵我,說勤力做運動,病會慢慢好轉。當時心情惡劣,不能接受中風的現實,所以對這探望很冷漠,無反應。但經過院牧多次愛心的探望和開導,不斷以“同路人”身份激勵我,終於相信自己靠著信心,肯努力面對現實,積極投入運動,必然好像這院牧一樣,重新站立起來,做個有用的人。

    提起往事,中學畢業後考進李惠利工業學院,讀机械工程。由於兼讀的關係,十分忙碌,二年後因工作需要,不得不退學。最先的工作是紡織廠維修机械,後轉做電子廠十年,再轉行車房做新車拆卸工作。

    1996年6月,我36歲,忽然中風。那天提早收舖,有半日休息,於是和同事去飲下午茶。突然感到頭痛及頭暈,跟著昏迷。幸而有同事在場,馬上報警叫十字車,送入屯門醫院。

    醫生疹斷後告訴家人說,我的右腦有血管瘤,突然爆破了,所以造成昏迷。血管瘤的位置在右腦深處,動手術成功机會不高,唯有讓積血慢慢散去。我一直昏迷了個多星期才醒過來。醫生說這種病十個人中有九位不行,我非常幸運地是第十個。

    醒來後,幸而認得人,意識方面仍然很清楚,但許多重要事情例如朋友的電話,信用卡的資料等完全忘記,直等到出院後才慢慢恢復過來。起初,連坐立也不能。住在屯門醫院一個月後,轉往元朗博愛醫院。

    早期治療,無甚成效。左腳(患側腳)痙攣很害,靠著輔助器慢慢可以控制,也是靠著輔助器可以慢慢站立起來。入院大約半載後,卒之坐著輪椅出院。

    出院後,按步就班,扶著東西,不斷努力練習行路。每星期有四天去做物理治療和職業治療。自己幫助自己,艱苦地練習,絕不放棄任何可以幫助身體復原的治療机會。雖然治療的效果絕無奇跡,很緩慢。但靠著信心,按步就班的練習,果然好像那個牧師所說的一樣,身體也一步步的改善過來。

    中風以後,很想嘗試去市區,遠遠見巴士到站,但若人一多,左腳馬上痙攣,行不得也哥哥,結果要等下一班巴土。就是這樣,屢敗屢戰。慢慢情況改善,於是得心應手。我的經驗是先選少人的地方學習乘搭慢的扶手電梯,再乘搭稍快的電梯,若果情況順利,則在朋友的陪同下,再乘搭地下鐵的扶手電梯。這過程無往而不利。在97年的時候,我還是靠輪椅載到社區復康網絡開會,但如今我只憑輕便的手杖便可以縱橫港九新界。我已經做到院牧所說的“只要勤運動,病會慢慢轉好了”。

    我的理想是重新投入社會,以“同路人”的身份去協助中風病患者。我現在欠為新健社新界西分區的區長,祈望分區能齊心合力,搞好我們的分區。新界西分區多年長的中風社友,希望藉我們的努力,幫助他們不要放棄,更要多參加新健社的活動來舒展筋骨。一個信念,隨著新健社的服務,充實自己,武裝自己,準備重新投入社會工作。

    Leave Comment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