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友心facebook专页
  • 同路人 – 潘国范康复之路

    同路人 – 潘国范康复之路


    如果你没有经历中风,如果你没有经过与许多中风患者一同生活,康复后更一同策划中风者的活动,你会对“同路人”这名词感受会不太深刻。在中风住院期间,第一来探望我的竟是一个牧师。

    他是屯门医院的院收,也是一位伤残者。他以“同路人”的身份鼓励我,说勤力做运动,病会慢慢好转。当时心情恶劣,不能接受中风的现实,所以对这探望很冷漠,无反应。但经过院牧多次爱心的探望和开导,不断以“同路人”身份激励我,终于相信自己靠着信心,肯努力面对现实,积极投入运动,必然好像这院牧一样,重新站立起来,做个有用的人。

    提起往事,中学毕业后考进李惠利工业学院,读机械工程。由于兼读的关系,十分忙碌,二年后因工作需要,不得不退学。最先的工作是纺织厂维修机械,后转做电子厂十年,再转行车房做新车拆卸工作。

    1996年6月,我36岁,忽然中风。那天提早收舖,有半日休息,于是和同事去饮下午茶。突然感到头痛及头晕,跟着昏迷。幸而有同事在场,马上报警叫十字车,送入屯门医院。

    医生疹断后告诉家人说,我的右脑有血管瘤,突然爆破了,所以造成昏迷。血管瘤的位置在右脑深处,动手术成功机会不高,唯有让积血慢慢散去。我一直昏迷了个多星期才醒过来。医生说这种病十个人中有九位不行,我非常幸运地是第十个。

    醒来后,幸而认得人,意识方面仍然很清楚,但许多重要事情例如朋友的电话,信用卡的资料等完全忘记,直等到出院后才慢慢恢复过来。起初,连坐立也不能。住在屯门医院一个月后,转往元朗博爱医院。

    早期治疗,无甚成效。左脚(患侧脚)痉挛很害,靠着辅助器慢慢可以控制,也是靠着辅助器可以慢慢站立起来。入院大约半载后,卒之坐着轮椅出院。

    出院后,按步就班,扶著东西,不断努力练习行路。每星期有四天去做物理治疗和职业治疗。自己帮助自己,艰苦地练习,绝不放弃任何可以帮助身体复原的治疗机会。虽然治疗的效果绝无奇迹,很缓慢。但靠着信心,按步就班的练习,果然好像那个牧师所说的一样,身体也一步步的改善过来。

    中风以后,很想尝试去市区,远远见巴士到站,但若人一多,左脚马上痉挛,行不得也哥哥,结果要等下一班巴土。就是这样,屡败屡战。慢慢情况改善,于是得心应手。我的经验是先选少人的地方学习乘搭慢的扶手电梯,再乘搭稍快的电梯,若果情况顺利,则在朋友的陪同下,再乘搭地下铁的扶手电梯。这过程无往而不利。在97年的时候,我还是靠轮椅载到社区复康网络开会,但如今我只凭轻便的手杖便可以纵横港九新界。我已经做到院牧所说的“只要勤运动,病会慢慢转好了”。

    我的理想是重新投入社会,以“同路人”的身份去协助中风病患者。我现在欠为新健社新界西分区的区长,祈望分区能齐心合力,搞好我们的分区。新界西分区多年长的中风社友,希望藉我们的努力,帮助他们不要放弃,更要多参加新健社的活动来舒展筋骨。一个信念,随着新健社的服务,充实自己,武装自己,准备重新投入社会工作。

    Leave Comment

    你的电子邮件位址并不会被公开。 必要字段标记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