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友心facebook專頁
  • 白衣天使的獨白Anne Kwan


    我是一個中風的護士 ,在未發病前,我事業順利,前途一片光明。
    在一九九九年元旦,我突然中風,四肢癱瘓,需要別人照顧,活在輪椅上。回憶當時,我曾有跳樓自殺、了卻殘生的衝動 , 但可憐的我卻沒有氣力和能力爬到窗前。..... 此時醫生對我家人說明了,由於我長期服用薄血藥, 所以手術會令我流血不止而有致命的危險, 只能以保守的方法來治療 :即用物理治療,待時間使血塊慢慢地被吸收後,腦細胞便可重生。因此家人請來羅神父給我傳油及辦修和聖事,將一切交在上主的手中。

    經過三個月的治療 ,醫生們把我轉到康復院去,加強物理治療。

    感謝主,我於二OO一年離開康復院,重回醫院工作,雖然左手和左邊的身體仍不甚靈活,行動總算自如。在康復院期間,我了解到我雖然篤信天主,還是聖詠團的團員,每週參與彌撒,但對於聖詠團丁老師對練歌時間和音樂技巧訓練的要求,以及團員們提出的神修事工、聖經分享,我每次都感到無奈、厭煩和逃避。

    當我重回工作的單位後,我又故態復萌,回復工作狂的本性,終日沉醉在名利和權力鬥爭的圈子裡。......

    二OO二年五月,我有機會跟天主教傷殘人仕牧民中心到歐洲朝聖,使我了解到在香港和 世界各地,有很多比我更不幸的傷殘人士,天主也不斷地照顧他們。同年七月,我又因抽筋復發,再度入院。此時我的情緒陷於失控,我不能夠接受自己於康復後又復發的事實。 我不斷地間為甚麼是我? 蔣神父來探望我,他一語中的,說穿了我的心情,他送了一串玫瑰的手鐲給我,提醒我尊敬聖母和常念玫瑰經。
    當時我仍然不能接受自己由康復後,可以自由活動到再坐輪椅的生涯。周神父更安慰我說:這是天主的特別計劃,祂要我分擔耶穌的苦架來補贖世人的罪過。我的心情才回復平靜下來。

    二OO三年的復活節,醫生又給我帶來壞消息,他懷疑我的癱瘓是由於腦癌所致,這噩耗使我傷心欲絕,但因我生性個強,眼淚只有向心裡流。此時,醫生們認為我需要接受開腦手術,決定治療的方法:先電療後化療,他們甚至為我準備好電療的面膜。

    我的同事警告我不要接受手術,因為我的情況可能會引起一睡不醒的後遺症,這使我感到害怕。醫生提議我請神父來分擔我的恐懼,不幸地周神父去了避靜,幸好聖瑪加利大堂的教友助我請來恩神父給我傳油和舉行修和聖事,我便安然接受手術的挑戰。當我進入手術室時,我把我的一切都交托給天主。

    手術成功,醫生發現我的腦沒有癌細胞,只是肺結核菌造成的濃泡使我癱瘓,所以不需要電療和化療,只需要按時服一年的抗菌藥和加強物理治療;此時,我真的很感謝天主。

    雖然我曾殘廢,但比起其他病友我還是很幸運的,因為堂區的教友和神父都不斷的給我支持和祈禱,使我感受到自己是堂區溫暖大家庭的一份子,我再不為離棄我的朋友而傷心。

    二OO四年四月,復康會的李醫生告訴我:從磁力共震的照片發現,我腦中的肺結核濃?已消除了,我左邊的手腳也漸漸復原,可以預備上班,為了加強我的信心,他們便送我到復康會的再培訓中心去學習單手打字,中英文電腦,普通話和英文。

    仁慈的天父,求你不要讓我驕傲,賜給我謙遜的精神,讓我繼續依靠你,做你所喜悅的事。在一九九九年元旦,我面對了死亡,但二OO四年的復活節,我感到復活的光輝。 正如聖詠廿三篇第四節所言:「縱使我應走過陰森的幽谷,我不怕凶險,因你與我同住。你的牧杖和短棒,是我的安慰舒暢。」

    主啊!我深信我的遭遇,是你的創造計劃的一部份,我決定在康復後的日子,用我餘下的生命去光榮天主,幫助有需要的同路人,更努地盡我教友的褔傳的責任來傳揚福音。

    二零零四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