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友心facebook专页
  • 白衣天使的独白Anne Kwan


    我是一个中风的护士 ,在未发病前,我事业顺利,前途一片光明。
    在一九九九年元旦,我突然中风,四肢瘫痪,需要别人照顾,活在轮椅上。回忆当时,我曾有跳楼自杀、了却残生的冲动 , 但可怜的我却没有气力和能力爬到窗前。..... 此时医生对我家人说明了,由于我长期服用薄血药, 所以手术会令我流血不止而有致命的危险, 只能以保守的方法来治疗 :即用物理治疗,待时间使血块慢慢地被吸收后,脑细胞便可重生。因此家人请来罗神父给我传油及办修和圣事,将一切交在上主的手中。

    经过三个月的治疗 ,医生们把我转到康复院去,加强物理治疗。

    感谢主,我于二OO一年离开康复院,重回医院工作,虽然左手和左边的身体仍不甚灵活,行动总算自如。在康复院期间,我了解到我虽然笃信天主,还是圣咏团的团员,每周参与弥撒,但对于圣咏团丁老师对练歌时间和音乐技巧训练的要求,以及团员们提出的神修事工、圣经分享,我每次都感到无奈、厌烦和逃避。

    当我重回工作的单位后,我又故态复萌,回复工作狂的本性,终日沉醉在名利和权力斗争的圈子里。......

    二OO二年五月,我有机会跟天主教伤残人仕牧民中心到欧洲朝圣,使我了解到在香港和 世界各地,有很多比我更不幸的伤残人士,天主也不断地照顾他们。同年七月,我又因抽筋复发,再度入院。此时我的情绪陷于失控,我不能够接受自己于康复后又复发的事实。 我不断地间为什么是我? 蒋神父来探望我,他一语中的,说穿了我的心情,他送了一串玫瑰的手镯给我,提醒我尊敬圣母和常念玫瑰经。
    当时我仍然不能接受自己由康复后,可以自由活动到再坐轮椅的生涯。周神父更安慰我说:这是天主的特别计划,祂要我分担耶稣的苦架来补赎世人的罪过。我的心情才回复平静下来。

    二OO三年的复活节,医生又给我带来坏消息,他怀疑我的瘫痪是由于脑癌所致,这噩耗使我伤心欲绝,但因我生性个强,眼泪只有向心里流。此时,医生们认为我需要接受开脑手术,决定治疗的方法:先电疗后化疗,他们甚至为我准备好电疗的面膜。

    我的同事警告我不要接受手术,因为我的情况可能会引起一睡不醒的后遗症,这使我感到害怕。医生提议我请神父来分担我的恐惧,不幸地周神父去了避静,幸好圣玛加利大堂的教友助我请来恩神父给我传油和举行修和圣事,我便安然接受手术的挑战。当我进入手术室时,我把我的一切都交托给天主。

    手术成功,医生发现我的脑没有癌细胞,只是肺结核菌造成的浓泡使我瘫痪,所以不需要电疗和化疗,只需要按时服一年的抗菌药和加强物理治疗;此时,我真的很感谢天主。

    虽然我曾残废,但比起其他病友我还是很幸运的,因为堂区的教友和神父都不断的给我支持和祈祷,使我感受到自己是堂区温暖大家庭的一份子,我再不为离弃我的朋友而伤心。

    二OO四年四月,复康会的李医生告诉我:从磁力共震的照片发现,我脑中的肺结核浓?已消除了,我左边的手脚也渐渐复原,可以预备上班,为了加强我的信心,他们便送我到复康会的再培训中心去学习单手打字,中英文电脑,普通话和英文。

    仁慈的天父,求你不要让我骄傲,赐给我谦逊的精神,让我继续依靠你,做你所喜悦的事。在一九九九年元旦,我面对了死亡,但二OO四年的复活节,我感到复活的光辉。 正如圣咏廿三篇第四节所言:“纵使我应走过阴森的幽谷,我不怕凶险,因你与我同住。你的牧杖和短棒,是我的安慰舒畅。”

    主啊!我深信我的遭遇,是你的创造计划的一部份,我决定在康复后的日子,用我余下的生命去光荣天主,帮助有需要的同路人,更努地尽我教友的褔传的责任来传扬福音。

    二零零四年八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