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友心facebook專頁
  • 心理輔導面面觀之險進枉死城

    人物:黃太,65歲,丈夫早已離世,與一子同住,其他子女已各自成家立室。

    出事一刻:
    四個月前在家裏突然暈倒,幸得兒子在家,馬上送她進醫院醫治,證實為出血性中風,傷及臚頂。出院時,手腳無事,但卻患了失語症。她明白他人的說話,但卻沒法用正確的詞句表逹。例如:她想說“開門”,但發出的詞句

    happy old woman with thumb up closeup

    卻是“走開”。

    有口難言
    入院一個月後回家,每次見到街坊跟她打招呼,她也不敢回應,而街坊亦不了解她的病況,往往誤會就因而產生,以為她不想跟她們做朋友。黃太亦曾被安排在附近的老人中心做職業治療,但在第一天,兒子將她送到中心後便上班。 由於無法溝通,一些員工便將她看守著,不許她四處走動。可能治療師比較忙碌,一等便是兩個小時,她感到自己好像是個犯人。 自此以後,黃太便不願再次回到中心做治療了。

    險進枉死城:
    有一天,當她到樓下公園散步時,數名街坊正在竊竊私語:「黃太現在都唔識人啦,叫都唔啋,真係巴閉啦!」黃太心裏想,這些日子怎樣過,長此下去,會給人當作瘋婦,不如自殺死了吧。二話不說,她就跳下公園內的一個水池,幸好水池池水不太深,只及黃太的腰部。正當黃太想將頭浸入水中,把自己活活淹死之際,他的兒子發覺母親遲遲未歸,剛到公園四處尋找,赫然發覺母親正在池中,馬上跳入池中將母親一抱入懷。

    合適的治療:
    自此以後,黃太兒子把工辭掉,全力在家中照顧母親的起居飲食,亦不讓母親獨自離家。但黃太心有不甘,心想:「自己從來不做傷天害理的事,為什麼上天要這樣懲罰自己?」越想越傷心,經常躲在一角飲泣。幸好黃太仍有一名要好的親戚,經黃太兒子解釋後,完全明白黃太的情況,並得臨床心理學家指點,互相建立一個新的溝通模式,並且盡量避免說一些刺激患者的說話。每當黃太親戚說到鄉間往事,黃太都會表現得特別興奮,心情也輕鬆了不少。

    進步神速:
    如是者過了三個月,一天,黃太竟然可以說出兒子的姓名,她及兒子都高興得掉下眼淚,慶幸自己當天自殺沒有成功,否則已進枉死城了。
    黃太現時仍在進步中,她已懂得說出日常所需的物品,她們深深體會到溝通及溝通方法的重要性。

    專家意見:
    有些人康復時間可能很短,但亦有些人需要較長的康復時間,由於每個患者的病情有別,請不要將自己的病情跟黃太比較。

    以下是對於失語症患者的溝通要訣,只要靈活的使用,便可得到一定程度的進展:
    需先建立相互明白的溝通方法,去解決基本的對錯表達,以達致部份雙向溝通的基本條件;
    把比較繁複的事情分成細項,然後逐項取得對方明白的訊息才繼續;
    要細心聆聽,耐心分析對方所表達的意思;
    經常鼓勵對方去表達,在每次成功的表達都給予適當的讚賞;
    避免說一些觸動對方情緒的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