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友心facebook專頁
  • 心理輔導面面觀之老夫老妻

    人物:中風者:陳先生、男、78歲、已退休,退休前是中學教師

    照顧者:陳太、女、56歲、現職中學教師

    背景:

    陳先生出事前是區內有識之士,經常活躍於老人中心及街坊福利會。由於陳先生頗為博學,經常為街坊解答疑難,別人皆尊稱他為陳博士。 夫婦亦相處融洽,相敬如賓。
    出事一刻:
    夫婦二人剛於超市購物,因陳太有點不適,所以陳先生拿著大包小包的奔跑回家。忽然陳生步履蹣跚,繼而跌倒在街上,不省人事。 陳太驚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幸得街坊協助報警,把陳先生送院救治。 經搶救後,陳先生已沒生命危險,但証實為出血性中風,傷及左腦。
    甦醒時份:
    陳先生兩日後逐漸甦醒,但腦海一片茫然,心想這裏是什麼地方?我為什麼會在這裏?
    矇矓中看到一群人在面前走動,並不時對他說話,他很想回答他們,但又沒有氣力發聲,倒頭又昏睡過去了。
    這個時候,家人應在患者身旁說些什麼?
    這個時候,陳先生已經恢復意識、明白身旁各人的說話,所以盡量不要說負面說話去打擊病人,多說些病人關心的事。
    迷惘及誤會:
    兩三日後,陳先生開始理解到自己是在醫院裏,並有一條喉管從鼻孔插入,前臂亦吊著鹽水針,很不舒服,並發現自己的右手及右腳都不能動彈,而用盡力氣也只能發出一些沒有意義的聲音。陳先生當時仍未能認出家人,但已開始大發脾氣,嘗試拔掉鹽水針及插在鼻子的胃喉,結果換來手腳被綁,連最後可以控制的手腳也失去自由。
    陳先生當時心裏想,我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依稀記得,昏迷前只是跌了一交,怎麼會變成這樣?他們在我身上究竟做了什麼?我是否成了另一個醫療失誤的受害人?陳先生的脾氣越來越差,每天都在發脾氣。
    這個時候,家人及醫護人員可做些什麼安撫陳先生,令他安靜下來?
    這個時候,陳先生的思想仍是比較混亂,一時間弄不清楚面前景象,只是感到渾身不舒服,而表達能力又有問題,所以才亂發脾氣。家人或醫護人員應盡量令病人明白他現時的情況,如胃喉是協助他飲食等等。雖然很多時候病人都不會接受這個事實。因病人未能言語,所以要建立一個可互相明白的溝通系統,如連續眨眼兩次代表”是”,連續眨眼三次代表”否”。每做任何與他有關的事或行動都需要與他先作溝通,並且多說他感興趣的話題,逐步協助他回復記憶。
    關係惡化:
    如是者,過了差不多一個月,陳先生可以自行飲食及已經回復對家人的記憶,不用再插胃喉及吊鹽水了。陳太每天早晚(上班前及下班後)都到醫院探望陳先生,衣不解帶的為陳先生梳洗 及餵食,但陳先生仍不滿意,常常向太太投訴,為什麼你不能像其他病友的太太般,全日在醫院內侍候他?陳太多次向他解釋自己需要上班,不可能像其他太太般全日在醫院侍候他,但不獲陳先生接納,陳先生更要求陳太辭職。,陳太亦因兼顧困難,工作上常出亂子,壓力不斷增加,所以經常躲在一角飲泣。
    陳太心想,為什麼丈夫會變成一個蠻不講理的人? 但她一直啞忍,承受著陳先生給予的無情壓力及工作上的沉重壓力。
    由於陳先生仍以為自己可以行動自如,所以曾試過自己下床,結果當然是又跌了一交,又被醫護人員綁在床上,不能動彈。陳先生只有不分早晚的在床上大叫,以宣泄心中的不滿。
    陳先生經常在想,只是跌了一交,為什麼會變成這樣?以前都曾跌過,回家敷敷跌打酒便沒事了,為什麼這次太太會送他到醫院來,一個醫療失誤便令他變成這樣。
    這個時候,太太可做些什麼?
    中風後的病友,大部份都會脾氣變壞。這有兩個可能性:一、腦部受損位置正是情緒控制區,二、不能接受事實,心情極壞而引致脾氣暴躁。
    若是第一個原因,病人是不受控制的,嚴重者需要精神科醫生給藥控制。
    若是第二個原因,通常只是過度性質,到一定時間後,患者通常都可回復病前的性格,時間長短是因人而異的。但亦不可讓他亂發脾氣,否則,久而久之,會令患者以為這是病人的專利,習以為常便會變得難以收服。
    患病初期,仍可容許他亂發脾氣,但在他可以接收正常訊息時,便不可太過放縱他了,要讓他知道全家都正在同一陣線對抗病魔,不只他一個人承受疾病帶來的痛苦。在他心平氣和的時候,可與他商量一些家庭問題,如應否離職全力照顧他等等。千萬不可每天十多小時,每星期七天不間斷的到醫院去照顧他,因為照顧者也需要肉體上及心靈上的歇息,否則,很容易生病。如果情況許可的話,最好每星期給自己一天假期,打一場麻雀或做一個SPA 也不錯。
    另外,亦要令病者明白他現時的疾病是中風而不是跌交或醫療失誤而導致的。如果他仍是十分頑固的話,可讓腦科病人自助組織介紹一些腦科病患的過來人來輔導他,通常都可令他明白什麼是中風。但切記,不可將他和其他病人來做比較。

    重新認識自己
    陳先生開始做運動了,經過醫護人員多次講解及他對其他病人的理解,陳先生終於意識到自己是患了中風,而現時右手不能抬起,手指痙攣地收緊,右腳嚴重癱瘓,及只可說出無意義的音節,但已可完全明白他人的說話,左手及左腳則可正常運作。
    初時陳先生感到非常沮喪,什麼也不想做,因他明白中風是一個可怕的疾病,可能會導致永久傷殘。但在醫護人員及義工的鼓勵下,他終於妥協並在治療師的指引下做起運動來。做了一個月運動,進展也不錯,可以在太太協助下,扶著床邊勉強站立。但對太太的態度仍是呼呼喝喝。
    這一天,陳先生感到狀態非常好,要求在太太參扶下踏出他病後的第一步。起初陳太是不願意的,但在陳先生軟硬兼施的情況下屈服了。陳先生好不容易才在床邊站?。陳先生將大部份的身軀倚傍在陳太那邊,陳太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撐著,好不容易,陳先生展開了他的第一步,但這時陳太已經承受不了陳先生的體重,兩人失去了平衡,跌在地上滾作一團。幸好鄰床的病友大聲呼叫醫護人員協助,陳先生只有輕微瘀傷,但陳太卻因此閃了腰背。陳太需要在家裏休養一個星期。沒有陳太的照顧,陳先生深深體會到陳太的重要性。在陳太再次探望他時,他在陳太耳畔輕輕說了一聲“多謝你”。無論有多辛勞,一句說話已令陳太疲勞盡消,露出燦爛的笑容。
    自此以後,陳先生積極的做運動,情緒也好了很多。出院時陳先生已可用五爪金龍協助走路。
    雖然這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卻換來陳先生的諒解,所謂「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通常病患者都會有一個適應疾病的過度期,過度期的長短是因人而異的,如自尊心較重及缺乏家人、朋輩鼓勵的人,便需要較長的適應期。家人在這個階段所受的壓力是最大的,患者會經常出現自暴自棄、不瞅不睬的情況,嚴重者更可能出現自殘身體的行為。家人的不離不棄及關懷是萬應良藥,但不可太過遷就患者,在適當時候要讓他明白他現時的情況及家中的現況。如有需要,可要求病人自助組織派出同路人義工協助,亦可尋求臨床心理學家或社工的協助。如果患者出現自殘身體的行為,請盡快向醫護人員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