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友心facebook专页
  • 心理辅导面面观之老夫老妻

    人物:中风者:陈先生、男、78岁、已退休,退休前是中学教师

    照顾者:陈太、女、56岁、现职中学教师

    背景:

    陈先生出事前是区内有识之士,经常活跃于老人中心及街坊福利会。由于陈先生颇为博学,经常为街坊解答疑难,别人皆尊称他为陈博士。 夫妇亦相处融洽,相敬如宾。
    出事一刻:
    夫妇二人刚于超市购物,因陈太有点不适,所以陈先生拿着大包小包的奔跑回家。忽然陈生步履蹒跚,继而跌倒在街上,不省人事。 陈太惊惶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幸得街坊协助报警,把陈先生送院救治。 经抢救后,陈先生已没生命危险,但証实为出血性中风,伤及左脑。
    苏醒时份:
    陈先生两日后逐渐苏醒,但脑海一片茫然,心想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蒙眬中看到一群人在面前走动,并不时对他说话,他很想回答他们,但又没有气力发声,倒头又昏睡过去了。
    这个时候,家人应在患者身旁说些什么?
    这个时候,陈先生已经恢复意识、明白身旁各人的说话,所以尽量不要说负面说话去打击病人,多说些病人关心的事。
    迷惘及误会:
    两三日后,陈先生开始理解到自己是在医院里,并有一条喉管从鼻孔插入,前臂亦吊著盐水针,很不舒服,并发现自己的右手及右脚都不能动弹,而用尽力气也只能发出一些没有意义的声音。陈先生当时仍未能认出家人,但已开始大发脾气,尝试拔掉盐水针及插在鼻子的胃喉,结果换来手脚被绑,连最后可以控制的手脚也失去自由。
    陈先生当时心里想,我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依稀记得,昏迷前只是跌了一交,怎么会变成这样?他们在我身上究竟做了什么?我是否成了另一个医疗失误的受害人?陈先生的脾气越来越差,每天都在发脾气。
    这个时候,家人及医护人员可做些什么安抚陈先生,令他安静下来?
    这个时候,陈先生的思想仍是比较混乱,一时间弄不清楚面前景象,只是感到浑身不舒服,而表达能力又有问题,所以才乱发脾气。家人或医护人员应尽量令病人明白他现时的情况,如胃喉是协助他饮食等等。虽然很多时候病人都不会接受这个事实。因病人未能言语,所以要建立一个可互相明白的沟通系统,如连续眨眼两次代表”是”,连续眨眼三次代表”否”。每做任何与他有关的事或行动都需要与他先作沟通,并且多说他感兴趣的话题,逐步协助他回复记忆。
    关系恶化:
    如是者,过了差不多一个月,陈先生可以自行饮食及已经回复对家人的记忆,不用再插胃喉及吊盐水了。陈太每天早晚(上班前及下班后)都到医院探望陈先生,衣不解带的为陈先生梳洗 及喂食,但陈先生仍不满意,常常向太太投诉,为什么你不能像其他病友的太太般,全日在医院内侍候他?陈太多次向他解释自己需要上班,不可能像其他太太般全日在医院侍候他,但不获陈先生接纳,陈先生更要求陈太辞职。,陈太亦因兼顾困难,工作上常出乱子,压力不断增加,所以经常躲在一角饮泣。
    陈太心想,为什么丈夫会变成一个蛮不讲理的人? 但她一直哑忍,承受着陈先生给予的无情压力及工作上的沉重压力。
    由于陈先生仍以为自己可以行动自如,所以曾试过自己下床,结果当然是又跌了一交,又被医护人员绑在床上,不能动弹。陈先生只有不分早晚的在床上大叫,以宣泄心中的不满。
    陈先生经常在想,只是跌了一交,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以前都曾跌过,回家敷敷跌打酒便没事了,为什么这次太太会送他到医院来,一个医疗失误便令他变成这样。
    这个时候,太太可做些什么?
    中风后的病友,大部份都会脾气变坏。这有两个可能性:一、脑部受损位置正是情绪控制区,二、不能接受事实,心情极坏而引致脾气暴躁。
    若是第一个原因,病人是不受控制的,严重者需要精神科医生给药控制。
    若是第二个原因,通常只是过度性质,到一定时间后,患者通常都可回复病前的性格,时间长短是因人而异的。但亦不可让他乱发脾气,否则,久而久之,会令患者以为这是病人的专利,习以为常便会变得难以收服。
    患病初期,仍可容许他乱发脾气,但在他可以接收正常讯息时,便不可太过放纵他了,要让他知道全家都正在同一阵线对抗病魔,不只他一个人承受疾病带来的痛苦。在他心平气和的时候,可与他商量一些家庭问题,如应否离职全力照顾他等等。千万不可每天十多小时,每星期七天不间断的到医院去照顾他,因为照顾者也需要肉体上及心灵上的歇息,否则,很容易生病。如果情况许可的话,最好每星期给自己一天假期,打一场麻雀或做一个SPA 也不错。
    另外,亦要令病者明白他现时的疾病是中风而不是跌交或医疗失误而导致的。如果他仍是十分顽固的话,可让脑科病人自助组织介绍一些脑科病患的过来人来辅导他,通常都可令他明白什么是中风。但切记,不可将他和其他病人来做比较。

    重新认识自己
    陈先生开始做运动了,经过医护人员多次讲解及他对其他病人的理解,陈先生终于意识到自己是患了中风,而现时右手不能抬起,手指痉挛地收紧,右脚严重瘫痪,及只可说出无意义的音节,但已可完全明白他人的说话,左手及左脚则可正常运作。
    初时陈先生感到非常沮丧,什么也不想做,因他明白中风是一个可怕的疾病,可能会导致永久伤残。但在医护人员及义工的鼓励下,他终于妥协并在治疗师的指引下做起运动来。做了一个月运动,进展也不错,可以在太太协助下,扶着床边勉强站立。但对太太的态度仍是呼呼喝喝。
    这一天,陈先生感到状态非常好,要求在太太参扶下踏出他病后的第一步。起初陈太是不愿意的,但在陈先生软硬兼施的情况下屈服了。陈先生好不容易才在床边站?。陈先生将大部份的身躯倚傍在陈太那边,陈太出尽九牛二虎之力撑著,好不容易,陈先生展开了他的第一步,但这时陈太已经承受不了陈先生的体重,两人失去了平衡,跌在地上滚作一团。幸好邻床的病友大声呼叫医护人员协助,陈先生只有轻微瘀伤,但陈太却因此闪了腰背。陈太需要在家里休养一个星期。没有陈太的照顾,陈先生深深体会到陈太的重要性。在陈太再次探望他时,他在陈太耳畔轻轻说了一声“多谢你”。无论有多辛劳,一句说话已令陈太疲劳尽消,露出灿烂的笑容。
    自此以后,陈先生积极的做运动,情绪也好了很多。出院时陈先生已可用五爪金龙协助走路。
    虽然这是一件不幸的事情,但却换来陈先生的谅解,所谓“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通常病患者都会有一个适应疾病的过度期,过度期的长短是因人而异的,如自尊心较重及缺乏家人、朋辈鼓励的人,便需要较长的适应期。家人在这个阶段所受的压力是最大的,患者会经常出现自暴自弃、不瞅不睬的情况,严重者更可能出现自残身体的行为。家人的不离不弃及关怀是万应良药,但不可太过迁就患者,在适当时候要让他明白他现时的情况及家中的现况。如有需要,可要求病人自助组织派出同路人义工协助,亦可寻求临床心理学家或社工的协助。如果患者出现自残身体的行为,请尽快向医护人员求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