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友心facebook專頁
  • 患者心理問題

    東華醫院臨床心理學家 梁國強博士

    腦神經心理學家的評估對於腦受損的病人有甚麼幫助?

    1. 了解自己病後思維上和情緒上的強項和弱項,利用強項來輔助弱項,使日常生活和工作更順利。
      個案一:陳先生的視覺記憶力比語言記憶力好,他可以學習把要記的資料轉化為腦海中的影像來幫助記憶。
    2. 設計和實行思維上的訓練。
    3. 幫助工作和職業上的抉擇和計劃。
    4. 從眾多思維上的困難中,找出關鍵的因素,加以對症下藥。
      個案二:李小姐記性不好,閱讀能力又低,日常買賣找贖也感困難。經評估後,發覺關鍵在於集中力差,才引至以上困難。李小姐經過集中力訓練後,各方面的能力也好轉了。
    5. 家人也可以根據這些客觀和科學化的評估結果,來了解和幫助自己的病人。
    6. 醫生會參考腦神經心理評估的結果作出診斷。
    7. 為病友作出重覆的評估,可幫助了解病友在思維上康復的進展。
    8. 分柝情緒起伏的因素,從而幫助病友及家人更好地適應康復的生活
    為什麼大部份腦損患者的脾氣都會比較暴燥?有什麼方法可令患者從暴燥中安靜下來?
    腦損患者脾氣變得比較暴燥,最少有以下三個因素:

    1. 主管情緒的腦部位置因為受損,所以忍受不滿的能力減低,和控制情緒的能力下降;
    2. 腦部負責接收外界有關情緒訊息或表達自己情緒的地方受損,影響了與人相處時的情緒反應。
    3. 作為一個病患者,因病況進展緩慢及起居自理能力減弱,所引起的負面情緒。暴燥通常都反映病友感到不滿、失望、悲哀、無奈、無助等。

    透過腦功能評估,心理學家可以為病友及家人分柝個別病友脾氣暴燥的原因。
    以下列舉上面各情況一般的處理方法。

    1. 若原因(i),即忍受不滿的能力減低,和控制情緒的能力下降:
      家人應盡量減少引起病人不滿的地方,減少病友發脾氣的機會;
      當病友心平氣和時,友善地幫助病友了解自己脾氣的問題,細心鼓勵病友學習自己控制情緒。
      當病友正在發脾氣時,家人應盡量避免教訓病友,或哭訴家人自己的苦況,以免繼續刺激病友的情緒。相反,家人可讓病友自己靜下來,慢慢控制自己的情緒;待病友情緒穩定後,才與之接觸。 病友可以透過集中力的訓練,學習在情緒不受控時,把注意力分散到其他不會引起強烈情緒的地方。
    2. 若原因(ii),即接收和表達情緒有困難:
      1. 家人要表達一些自己的情緒給病友的時候,要同時運用多種渠道,包括說話、表情、手勢、身體語言等,簡單來?,要『畫公仔畫出腸』。
      2. 病友發脾氣時,家人應把注意力放在了解病友真正要表達的需要,鼓勵病友集中說出有甚麼事令他如此生氣。並對病友慢慢地不需透過發脾氣來表達自己的情緒而加以肯定。
    3. 若原因(iii),即病友心情不好:
      1. 家人應平時多跟病友溝通,聆聽病友的心聲,了解他們的1苦處,多給鼓勵和支持。
      2. 和病友一起訂出具體可行的步驟,一步一步根據康復的進展作出生活上的調整。鼓勵他多接觸親友,多外出參與社交活動,多參與家庭事務,多跟別人傾訴和多作積極的思想。

    其實要幫助脾氣暴躁的病友,家人的耐性和愛心是很重要的。家人不能硬踫硬的跟病友拼,也不能無故處處退讓。要掌握得好,家人先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緒,聆聽病友真正想要的是甚麼,和以事論事而非借故發洩自己的情緒。故此,家人也要懂得照顧自己,找別人幫忙工作,跟親友傾訴,和預留私人時間給自己等。

    腦神經心理學家可否協助腦損患者回覆記憶力?有什麼可日常反覆練習的方法去增強記憶力?
    記憶力受損有很多種類,這裡假設病友學習和記下新的事物或資料感到困難,如忘記了家人的說話、或忘記了吃藥的時間等。處理記憶問題的方法,大致可分為以下兩種:利用輔助方法和進行思維訓練。而前者會比後者更快捷地減輕記憶力受損為生活帶來的障礙。

    1. 利用輔功方法的意思,是包括安排環境使病友較少倚賴記憶力來生活。
      例如:
      O 放一本筆記簿在電話旁邊,用來記錄來電和口訊
      O 把重要的資料寫在佈告板或掛曆上
      O 把手袋、眼鏡、鎖匙、藥物等物件放在特定的地方,用完後經常放回原位
      O 連結起重要的東西,例如用眼鏡帶連起眼鏡掛在頸上,和將鎖匙縛在腰帶上
      O 在廚櫃上貼上標纖,以提醒自己物件存放在哪裡
      O 把約會寫在記事簿裏或日曆上來提醒自己
      O 列表來提醒自己有些什麼事要做
      O 叫別人提醒自己別忘記做某件事
      O 把生活的活動程序變成常規,每天都大致一樣,可以讓你習慣去預料將有什麼事情發生,這樣可減輕記憶的負擔。
    2. 至於要進行與記憶力有關的訓練,首先要明白自己記憶力變差的關鍵在哪裡,從而對症下藥,而腦神經心理的評估是其中的一個方法。其中可影響記憶力的原因可以是:
      1. 集中力弱得使人無法真正將要記的事存入腦中;
      2. 不懂運用適當的記憶法,如重覆練習、把資料有系統地分類、把資料某些特質跟一些東西聯系起來、利用『眼到、口到、心到、手到』等技巧;
      3. 已記入腦的東西特別容易流失;
      4. 記入腦中的東西沒有流失,但取出資料有困難;和
      5. 受情緒阻礙,憂鬱和緊張的情緒都會暫時影響記憶力的表現。因個別病友的情況不同,所以訓練的方法也因人而異。家人應配合心理學家的計劃在家中跟病友進行家課訓練。
    3. 反覆練習記憶是日常生活中可做的,以下列舉一些簡單的練習:
      1. 重覆說出電話號碼或六合彩中獎號碼
      2. 聽到收音機或看到電視新聞後,立即擇要說出其內容,然後慢慢延遲說出的時間
      3. 多參與利用記憶力和專注力的活動,如打麻雀、玩啤牌、家居購物等
    4. 石太兒子今年30歲,4年前因細菌感染,腦前額受損,病後手腳活動自如,短期記憶好像沒有問題,但每次答允他人的事情都做得不好或沒有完成,他好像仍然記著病前的能力(病前是電腦專業人員),這類事情不斷困擾著他,令他不但失去朋友,並開始失去信心及自暴自棄。 查詢有什麼方法或步驟可以協助他重拾信心,或者回復他的遠期記憶?

    腦前額受損,可能會減低個人主動力、自控能力、專注力、組織能力、創造力、和自我了解或覺察力等。所以石先生首先要做一個詳細的腦神經心理評估,澄清他不同思維功能的狀況,包括短期記憶、學習能力、長期記憶、主管功能及情緒狀況等,如何影響他日常的表現。舉例來說,他好像『每次答允他人的事情都做得不好或沒有完成』,可以是因為他集中力不好,所以沒法把要做的事情記好;還是他很快就把剛記好的事情忘掉,所以縱使答允了別人,一會兒就忘記了;也許組織及解決問題的能力下降了,所以把事情做得一團糟;甚或是他推動自己做事的能力弱了,就算知道記得要做甚麼,但總是不能開始把事情做好。針對以上的分析,石先生及他的親友,便可按他的情況作出適當的配合和協助。
    又例如:最少有兩個原因使他『好像仍然記著病前的能力』,
    甲、 是他失去了自我認知的能力,即他不意識到自己中了風或已失去了某些能力;
    乙、 是他知道自己的問題,但情緒上緬懷過去。
    前者,親友們要幫助他逐步了解自己的問題,幫助他經常查看自己對自己的評估和實際表現的差別;但當他還有一些地方未意識到有問題時,親友還是遷就他。後者,即若他情緒上還經常緬懷過去,家人便要

    1. 耹聽他的心聲;
    2. 鼓勵他訂立實際及乎合現實的長遠和短期目標,以重新適應新的生活;
    3. 協助他先從一兩個比較簡單或比較容易達成的目標中,訂下具體步驟,循序漸進,一步一步的實踐。每做到一些東西,或完成了一個目標,無論大小,家人也應給予讚賞和肯定;
    4. 鼓勵他參與康復病友互助組織,積極參與社交活動;
    5. 若有需要,尋求專業人士的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