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后,風之後」何雨本

我是2008年9月中風 ─ 爆血管,情況不算嚴重,無須做手術,執番條命。經過半年的復康治療,可以「如常」生活。
單看我表面,沒有甚麼異樣,但其實中風的後遺症卻一直如影隨形,困擾著我。我的右半邊身從頭到腳都感到痺痛;眼睛好像洗頭時被洗髮水腌著眼睛似的;面部好像被人用力掌摑過似的;手、身軀、腳的筋腱十分繃緊、長時間有火燒、針刺和緊迫的感覺;手掌、足底,特別是指尖的反應最為強烈。用0-10的方式來衡量,經常有6-7分,嚴重時有8-9分。步行兩、三個巴士站就已經感到很辛苦了。
除此之外,心理上亦承受相當大的壓力。嘴巴雖然沒有發怨言,但內心和行為卻很多牢騷,對別人的容忍力降低,日常生活中產生很多不滿,對事物的判斷相當偏頗。心靈脆弱而矛盾,明明期望得到別人關心,但又覺得別人不會明白自己,也不想不斷重複中風的一刻所帶來的傷心片段。每當出現異常的感覺時,擔心隨時會再次中風或恐懼會在睡夢中離世,被恐懼的陰影籠罩著,揮之不去。
和家人的關係亦大受影響,雙方都不想刺激對方,言談上有很多禁忌,共同的話題變得越來越少;說錯一句說話就會引發即時口角或為期一、兩個星期的冷戰。身體、情緒和人際關係都很糟糕,像受了傷的流浪狗,無人傾訴,經常顧影自憐,感到孤單。
職業生涯亦起了變化,從前可以帶來成功感、收入不錯(但壓力很大)的工作實在沒法勝任了。轉職到社福機構工作,負責關心、探訪病患長者。工作性質雖然很有意義,但收入減少了很多;從前指揮屬下工作,現在卻要體貼別人的需要,心理上形成很大落差,要經過一段頗長時間才慢慢平伏和適應下來。何兩本
面對著這揮之不去的痺痛感,我學會盡量不去理會他,每天做自己喜歡的事及做該做的事。但隨著痺痛感加劇時,很多時實在沒法不理會他了,我需要轉用另一個方法來面對。本身有樂天、隨遇而安的性格,再加上基督教信仰裡面得到的力量,我覺得任何事情總會有「好與壞」的影響,正如銀幣的兩面。表面上好事未必全然是祝福,壞事也不一定會帶來詛咒;黨咒遇到一些逆境或困難時,其實也是學習和邁向成熟的鍛煉。德蘭修女教我們為一些小事或微不足道的小事感恩,意思是對期望的調較,視身邊所有的事物都不是必然的,總要用感恩的心來領受,少發怨言。由於工作上的需要,用了六年的時間修讀了一個輔導課程,原本是打算在工作上遇到有需要的病患者時可以提供一些輔導,為他們指出方向。結果就是在修讀期間,透過課堂講解、閱讀書籍、討論和反思,我得到了來自上帝的最佳輔導。對自己的性格特質、強項與弱點有了更深的了解,也明白到自己和身邊的人的關係和相處之道。
思想上小小的轉變,繼而在言語和行為上引起了微妙的變化。人變得樂觀開心了,和身邊的人的關係也變得比以前更密切。遇到不同的見解時會懂得包容,也會體諒對方的感受而作出溝通,嘗試化解分歧。與自己、與別人的關係得到大大改善。這樣看來,2008年中風的事,也不全然是壞事,因為他讓我從繁忙生活中慢下來,從人生的高峰降下來,仔細欣賞我身邊所擁有的,祝褔了我和我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