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心 黃偉漢

生、老、病、死是人生必經的階段,各階段按序進出,只有疾病這傢伙,在人生任何階段也會到訪,而且極不禮貌,說來就來,從來不預先通知,有時還賴着不走,強迫與你長相廝守。不知大家是否同意我的觀點,對我來說,這是百分百的生活寫照。

真懷念兒時的生活,赤着腳也可上山下水、馳騁球場,雖然皮破骨折是在所難免的,但也無礙我快樂的童年。那是大學第四年的一個平常下午,回家途中,一個突如其來的寒噤,我與疾病的戰鬥正式開打了, 結核桿菌是少數能夠穿過血腦屏障入侵腦部及脊椎的細菌,在五、六十年代,是無藥可治的病。在我發病時期,藥物已發展得非常成熟,經過整整一年時間的治療,已經徹底打敗細菌。本以為可以完成學業,轉戰職場,展開一段美好的人生,奈何牠的後遺症及併發症,反覆來襲,凌遲我的身體機能,一直延禍至今。

光陰荏苒,四十年的大小戰役,轉戰超過十個戰場(醫院及療養院),把我由一個活潑好動的小伙子,變成一個長期臥床、無法自理的長期病患者。這些年頭,真是不堪回首;唯有永遠向前,繼續挑戰人生。

古訓有云:『人者,心之器也』,說明心態主宰人生。喜樂與悲哀都是短暫的事,唯有平常心才可持之以恆,陪你過度人生的跌宕起伏。 但是,修練一顆平常心並非易事,需要時間及苦難歷練,才可修成正果。 每當負面情緒來襲,到達魂牽夢縈的階段,有些人會尋求宗教的協助,有些人會找摯友傾訴,消弭負面情緒。我是無神論者,也沒有可以徹底交心的朋友,我的辦法很簡單,看一部悲天憫人、蕩氣迴腸的電影,大哭一場,就好像有了免疫力一樣,儘管負面情緒再度來襲,也不會再起波瀾了。

但願仍然與疾病交鋒的腦友及家人,以一顆平常心對待疾病帶來的各種挑戰,走出陰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