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夕 ​​​​​​​​周偉良 

除夕是一年的終結,也是新一年的起點。當日有人盤點過去一年的得失,有人作新一年的展望,但我過去多年,每逢除夕,心情忐忑,因廿多年前除夕夜我罹患中風,影響我往後的歲月。

2001年除夕夜,多位親友到我家聚會慶祝新年來臨。踏入子夜,來賓離開,我繼續埋首電腦,務要當晚完成一份文件。當時氣溫寒冷,正聚精會神工作之際,左手不受控制從鍵盆墜下,我想我是疲倦了,於是關掉電腦休息。片刻後,我想起來去洗手間,但卻不能動彈。我迷糊聽到太太打999召喚救護車,說我中風,之後我便陷入昏迷。數天後醒來,知道我是高血壓引致腦溢血,僥倖毋須做手術。情況穩定後,我接受為期半年康復治療。

我雖然從事教育工作,但健康知識貧乏,所有引致中風的元素我都犯上了!中風前半年經常頭痛,發作時只稍為休息便算,加上工作過度、睡眠不足、缺乏運動、好飲冰凍汽水,我自以為身體健康,但醫生診斷我其實三高。中風死不去,沒有嚴重傷殘,只是手腳不靈,行動緩慢,已是萬幸。

中風後九個月我重回工作崗位,但發覺體力精神大不如前,一年後選擇退休。退休初期,沒有昔日生活規律,有點失落,但後來參與教會長者服務及担任病人自助組織委員,重覓生活角色。中風初期,常怨天尤人,慨歎為何偏偏選中我,但經多年歷練,認識一切不幸,是自己的無知引致,學曉活在當下,每逢除夕夜便感恩生命又多賺一年。